人们公认《红楼梦》是伟大的悲剧,相当多的人也承认《水浒》是悲剧,但还没有谁说过《西游记》也是悲剧。《西游记》似乎与悲剧风马牛不相及,但在笔者看来,《西游记》也是一部悲剧,或者说是一部有深刻悲剧内涵的神话小说。《西游记》故事本应成为合谐的交响乐:主题是西天取经——完成人生伟大的使命,副主题是大闹天宫——天赋人类自由权利的赞歌。但认真思索一下不难发现,这两个主题极不谐调,这就是悲剧之所在。

如上所说,孙悟空形象的价值是他追求独立与自由的精神,纵观全书,与这种精神对立的,主要不是佛教教义,而是传统儒家忠、孝观念。《西游记》形式上宣传佛教信仰,骨子里却是宋代理学。从强调“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君臣大伦无可逃于天地间”的义务伦理观看来,孙悟空无君无父,纯是化外之物,是未开化的野生之物。传统义务本位伦理化为如来佛的五指山,把这化外之物的美猴王压住,永世不得翻身。悲剧正发生在这里。“五指山”只是外来强加的束缚,放弃天然创造精神与批判精神并没有经过真正的教育和内省过程。孙悟空发生了灵魂的突变,不相信任何清规戒律、充满无畏精神的齐天大圣突然丧失了原有的精神,成为为取经而奋不顾身的舍生取义的行者。

本来灵魂的巨大改造要有一个脱胎换骨的反省、肯定、否定、扬弃过程——原来灵魂中哪些应珍惜,哪些应抛弃,哪些应改进……但这一切都没有。孙悟空无条件地放弃一切,皈依到唐僧门下,挑起了西天取经的重担。唐僧对孙悟空不是神佛的代表,而是君父的化身。传统伦理一贯强调,个人要为社会、国家、宗庙、家族奉献自己,“西天取经”正是上述伦理目标的特殊象征。为伟大目标奉献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但中华文明明显缺少个人自由创造和人格独立的成分——这恰恰是孙悟空作为“齐天大圣”的精神精华。“五指山”加上唐僧的教化把美猴王的人格独立和自由精神彻底埋葬,一种值得珍惜的天赋自由权利和蔑视权威的无畏创造精神被连根铲除了。

孙悟空经八十一难,和许多妖魔进行了勇敢的斗争,固然值得赞美;他为实现理想不屈不挠,固然伟大;他忠于师父的品德固然高尚。然而,晋升罗汉,获封斗战胜佛,拜倒在佛祖脚下,庄严肃穆,失去创造性与批判精神,比之当年花果山的自由美猴王,实是莫大的悲哀。“佛”头上的光环是荣耀也是枷锁,孙悟空成佛全过程没有吸收花果山的主要精华,他失去了最值得珍惜的东西,这就使《西游记》这部神话小说充满悲剧性。在战胜八十一难的过程中,除个别场合,孙悟空不再有花果山时期所富有的精神,他的才能生机随之死亡了,他的本领几乎全是被压在“五指山”前积累的,失去创造精神的孙悟空,大多数场合只能靠观音菩萨或其他神仙的显灵获胜,其能力的发展从根本上受到戕害在枯萎的创造精神园地中,永远开不出万紫千红的能力之花。

但这不只是一个神话悲剧,更是一个教育悲剧。我们对待孩子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不正是使天真活泼的孩子变成五指山重压下的孙悟空吗?中华文明要振兴,有必要吸取《西游记》悲剧的深刻教训,把齐天大圣的精神吸入灵魂深处,加以消化。故事的悲剧性,在三打白骨精的故事中有极鲜明的描述,仔细读来,令人无限辛酸。师徒们入此山,正行到嗟峨之处,三藏道:“悟空,我这一日,肚中饥了,你去那里化些斋吃?“行者陪笑道:“师父好不聪明。这等半山之中,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有钱也没买处,教往那里寻斋?“三藏心中不快,口里骂道:“你这猴子!想你在两界山,被如来压在石匣之内,口能言,足不能行,也亏我救你性命,摩顶受戒,做了我的徒弟。怎么不肯努力,常怀懒惰之心!“

行者道:“弟子亦颇殷勤,何尝懒惰?“三藏道:“你既殷勤,何不化斋我吃?我肚饥怎行?况此地山岚瘴气,怎么得上雷音?“行者道:“师父休怪,少要言语。我知你尊性高傲,十分违慢了你,便要念那话儿.…“二打白骨精后,唐僧更无二话,只是把“紧箍儿咒”颠倒足足念了二十遍。可怜把个行者的头勒得似个亚腰儿葫芦,十分疼痛难忍,滚将来哀告道:“师父莫念了,有甚话说了罢”三打白骨精后,唐僧又念咒赶悟空走。行者道:“师父错怪了我也。这厮分明是个妖魔,他实有心害你。我倒打死他,替你除了害,你却不认得,反信了那呆子谗言冷语,屡次逐我。常言道,事不过三。我若不去,真是个下流无耻之徒。我去我去!去便去了,只是你手下无人。”

唐僧遂写下一纸贬书,递于行者,说什么“执此为照,再不要你作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可怜的孙行者只得把脑后毫毛拔了三根,吹口仙气,叫“变!“即变了三个行者,连本身四个,四面围住师父下拜。那长老左右躲不脱,好道也受了一拜。等到碰上黄袍怪,猪八戒义激美猴王,孙悟空赶来救了唐僧,师父竟然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只是说将来要奏唐王,你的功劳第一,实是充满俗气。孙悟空虽然是在五指山重压下被迫追随唐僧取经,但在人伦的感染下已经在内心接受了人际关系的正常准则,可是他碰到的是无情的铁青色的面孔!这是多么可悲的结局!要恰当估价《西游记》的价值,必须了解中国人观念的特征,更确切些说,要了解中国人的灵魂、心理或深层次的潜意识。

为什么说西游记是悲剧 为什么说《西游记》是一部有深刻悲剧内涵的神话小说

五花海位于九寨沟的日则沟中段,孔雀河上游,由于海底的钙华沉积、各种颜色的藻类以及岸边五彩的林木倒影而呈现出五颜六色。

太上老君打造孙猴的目的,就是要引诱出如来,瞧瞧他究竟有几分真本事。

而佛家众高手面对孙悟空则完全不同,且不说如来佛祖,观世音两位大神,如大势至、文殊等菩萨也都能让孙悟空毕恭毕敬,甚至西天随便一个罗汉,一个使者都拥有无比崇高的尊荣,这是道家众高手从未拥有的地位。

关于《西游记》中的佛道之争,其实在历史上也可以找到影子。

镜海一平如镜,故得其名。镜海紧邻在空谷的下游,湖呈狭长形,长约一公里,为林木所包围。对岸山璧像一座巨大的石屏风。虽然一年四季都好看,但是秋天真的是最美的季节。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九寨沟最大的钙华瀑布,来自山中融化的雪水,从21米的高处冲进谷底。珍珠滩布满了坑洞,激流在坑洞中撞击,溅起的水花在阳光照射下像珍珠洒落,“珍珠滩”之名由此而来。

古代的、中世纪的、近代的思想家,他们的学说、观点,当然需要学习、参考,但更重要的是了解潜藏在他们理论外形中的实质。传统精神主要不是去四库全书中寻找,而是要在当今活着的人们心灵中去找。这初听起来有点玄乎,其实又很简单。中国人从来不被视为独立的个体,个人的人格从来没有独立的价值,也从来没有独立的认可。人的人格由社会伦理关系派生,不是生而有之,社会伦理关系高于一切、先于一切。人生而处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及其他许多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络中,你在这个网络中做得合乎规章,你就算人;做得好,遵守伦理观念有突出表现,就可以青史留名,可以立牌坊。否则,你会被取消做人的资格,甚至被残酷地凌迟碎剧,像宰杀猪狗一样。否定个人人格最严重的恶果之一就是窒息了人们的创造精神。

研究《西游记》,必须从这个角度出发,充分肯定孙悟空大闹天宫追求独立与自由的精神,才能理解其伟大价值。《西游记》应该被视为一部卓越的教育悲剧。我们的教育学说(不论是否有系统著作)和实践,包括过去和现在,都是把社会、国家对孩子的要求当作出发点。从小在家庭中,大人最经常夸奖与称赞孩子之词是“乖”,而从小到大的整话成了对一切想获得他人好感的人基本准则。儿童为了获取“乖”或“听话”的好评,不自觉的被迫抛弃自己的个性、爱好和兴趣。在欧洲国家,评价孩子的标准几乎和我们截然相反。心理学家会把一贯循规蹈距、事事顺从大人、过分重视“听话”的孩子视为“不正常“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在读《西游记》时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

充满独立与自由创造天赋的孩子们正如孙悟空一样,面对的是强大的、不容怀疑的、不可能反抗也不可能逃避的教化要求。这种教育不可避免地要像五指山一样扼杀孩子的自由创造与无限发展的可能性。引导孙悟空走向取经之途并不错,只是不能通过紧箍咒这种严厉而无情的道路。我们之所以没有金字塔而只有地下宫殿,其实质就在于帝王也怕自己超越祖宗,怕在历史上突出个人。没有金字塔而有万里长城,并不完全是坏事,它代表着中华文明的优点。可是,值得注意的是,在没有物质上的金字塔同时,我们也少有精神上的金字塔——孙悟空式的、独立的、充满创造和批判意识的强者精神。我们教育孩子,应该培养他们有心灵的金字塔。不是去征服别人,而是要有自己坚强、独立、充满创造和批判精神的个性。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无数的悲剧发生,才会出现成千上万充满创造精神和各种本领的人群,中华民族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恢复自己古老的青春,屹立于世界东方!

西游记结尾曲 86《西游记》片头片尾曲

我们看《西游记》中天神妖怪打的不亦乐乎,热闹非常,但实际上,《西游记》中隐藏着一条政治斗争的暗线,这条线索贯穿了故事始终。

这里是九寨沟看倒影的好地方。清晨蓝天白云、远山近树,尽纳海底。晴天无风的时候,水面光滑如镜,景物毫不失真地被复制到水中。

每当晴朗之日的上午09:00前,下午17:00是欣赏镜海的最佳时间。

九寨沟是一条被森林所覆盖的山沟,因有九个藏族村寨坐落在这片高山湖泊群中而得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要说清楚这一点,我们还要从孙悟空的师父说起。